调查服务
闲置厂房的神秘噪音:4
侨外全球房产嘉年华:
国务院关于在自由贸易
2019中国(河南)自由
宁波江北乐辉商贸有限
2019宁波时尚节 商贸

闲置厂房的神秘噪音:4000台“挖矿机”疯狂挖取比特币

闲置已久的厂房里突然来了不少人,厂房外还安装了多台监控设备。这些厂房内白天鸦雀无声,一到晚上却传出“嗡嗡”的噪音……

闲置厂房的神秘噪音:4000台“挖矿机”疯狂挖取比特币

轴承厂厂房内摆满“铁方块”,夜晚的神秘噪音一度引起村民的议论和恐慌

“朱检察官,感谢你们依法办案并帮我们挽回损失!”2020年3月20日一大早,接到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主任朱永权的回访电话,国家电网江苏省电力有限公司镇江供电分公司(下称“镇江市供电公司”)市场部负责人向朱永权连连道谢,并表示,目前镇江市用于厂矿企业供电的280余条10KV中压线路损耗已全部恢复到正常范围值。

这位负责人提到的案子,便是镇江市丹徒区检察院办理的兰立伟等10人盗窃案。该案是江苏省有史以来涉案金额最大的盗电案件。兰立伟等10名犯罪分子组织近4000台“挖矿机”疯狂挖取比特币,不到两年时间,窃电金额高达1300余万元。

该案由镇江市丹徒区检察院提起公诉,后法院以盗窃罪分别判处兰立伟等10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至十三年不等,并处罚金。

厂区奇怪的轰鸣声

镇江市丹徒区一处闲置的轴承厂,厂房常年大门紧闭。2017年3月开始,白天的厂区仍然鸦雀无声,可一到晚上,漆黑的厂房里却传出“嗡嗡”的噪音。

像这样的神秘现象还不是个例,在镇江新区及镇江市丹徒区辛丰、高桥、谷阳等地也一度出现。这奇怪的轰鸣声到底是什么?一度引起村民们的议论和恐慌。

“2018年底,我们公司通过一体化电量与线损管理系统巡查,发现镇江东部地区多条10千伏线路线损率陡然增大,随即通过用电信息采集系统和营销业务应用系统,对疑似线路上的用户用电负荷及用电电量进行比对分析,判断镇江新区、丹徒区等地有多家用电单位存在重大盗电嫌疑。”

2019年3月13日,镇江市公安局丹徒分局接到镇江市供电公司报案,称该市丹徒区辛丰等镇可能存在重大窃电行为。

公安机关排查发现,案发地电路高压计量箱被人为做了手脚,导致供电部门掌握的供电信息与实际电力损耗严重不符。公安机关顺藤摸瓜,在附近的闲置厂房内发现一排排整齐的“货架”,“货架”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“铁方块”,每个“铁方块”都通过电线与接线板上的插口相连,并在运行中发出“嗡嗡”的噪音,眼前的景象像极了电影《黑客帝国》的某些场景。其实,这些嗡嗡作响的“铁方块”,是用于挖取比特币的“矿机”,也是奇怪噪音的源头。

由此,一起特大盗电挖取比特币案浮出水面。

团伙作案手段十分隐蔽

“这个团伙作案手段十分隐蔽,主要成员均为浙江籍人员,雇用的人员也大多是外地人。他们一般不和当地人交流,周边群众也不清楚他们具体在做什么,他们在厂房四周还安装有多台监控设备,外人很难接近……”2019年4月,公安机关将相关情况通报给了镇江市丹徒区检察院。

鉴于案情重大,社会关注度高,丹徒区检察院立即指派业务骨干依法提前介入。

“由于现场的盗电证据能快速消除,瞬间使电表恢复正常,所以极难发现该犯罪团伙的具体盗电行为。这个案件认定的最主要证据就是盗电设施,如果不能现场查获盗电行为,就很难对这个团伙进行查处……”在案件讨论会上,丹徒区检察院检察官从“厂房外租情况、人员资金往来、嫌疑人身份认定”等方面提出侦查建议。

公安机关迅速调整侦查方向,很快查明一名主要违法犯罪嫌疑人的身份,并围绕此人情况进行分析研判。

经过近两个月的缜密侦查,公安机关根据检察机关建议,多次前往银行、通讯公司、供电公司、物价局、质量监督等部门调查取证、核价鉴定、沟通协调,依法调取了涉案人员500余次资金账户流水,上万条微信、短信等聊天记录及厂房租赁合同等事实材料,最终掌握了以兰立伟等人为主要成员的犯罪团伙,在镇江新区和镇江市丹徒区辛丰、谷阳等地租赁9处厂房,批量安装“挖矿”设备,外聘十余名浙江籍同乡和其他外地人员,实施盗窃国家电力违法犯罪的事实。

破灭的“黄粱美梦”

兰立伟等人为什么不惜冒着坐牢的风险也要“尝尝”免费电的滋味?一切还要从比特币、比特币“挖矿机”说起。

比特币是一种虚拟加密数字货币,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,而是由网络节点的计算生成。它可以全世界流通,可以在任意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上买卖,不管身处何方,任何人都可以挖掘、购买、出售或收取比特币。比特币与其他虚拟货币最大的不同,是其总数量非常有限,具有极强的稀缺性。2017年12月,比特币达到历史最高价19850美元一枚。

而比特币“挖矿机”,就是用于赚取比特币的电脑。这类电脑一般有专业的“挖矿”芯片,多采用烧显卡的方式工作。所谓“挖矿”实际上是大家共同去解同一道数学题,而这道题需要一定的计算量才能做得出来,能率先得到答案的“矿工”就可以分享“比特币”奖励。每台“挖矿”设备因型号不同,每天运行耗电量高达25-50度电,而且都是工业用电。如果按照工业用电的标准缴纳电费,不仅赚不到钱,还会亏本。

为了降低居高不下的“挖矿”成本,不少“矿工”便铤而走险,选择窃电“挖矿”,兰立伟也不例外。

2016年,从事电缆线回收生意的兰立伟,听朋友介绍说比特币“挖矿”利润大、来钱快,他便买了10台比特币“矿机”托管到云南某水电站“试水”,不到半年就净赚近2万元。好景不长,当地出现的枯水期让兰立伟不得不像养蜂人般迁徙。

2017年3月,兰立伟陆续纠集十余名人员辗转来到江苏镇江,由本地村民朱福年等人协助物色厂房,通过互感器短接等方式使各“挖矿”设备放置点配电房内的电表慢走,从而达到窃电“挖矿”的目的。

起初,兰立伟等人只租用了一两处厂房,安装的“挖矿”设备不多,盗电量也不大。2018年年底,随着比特币交易价格的不断攀升,兰立伟等人也变本加厉地追加投资,在镇江新区、丹徒区等地选择租用了远离居民区、远离粉尘区、变压器距离厂区近的闲置厂房,并放置了近4000台“挖矿”设备。

靠着这数千台“挖矿”设备,兰立伟等人肆无忌惮地做起了盗窃国家电力“挖矿”赚取比特币的发财梦。

2019年5月20日,公安机关组织100余名警力,对先期查明的9处“挖矿”设备放置点和4处主要嫌疑人居住地,同时展开抓捕行动。当场抓获兰立伟等多名涉案人员,查封“挖矿”设备近4000台,并现场查获了盗电设施。值得一提的是,就在被公安机关抓捕的前一天,兰立伟等人还通过某境外网络平台交易了价值100多万元的比特币。

查封“挖矿”设备近4000台

2019年8月,公安机关以兰立伟等10人涉嫌盗窃罪,将该案移送镇江市丹徒区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Copyright 2012 版权所有 江苏欧誉思商贸有限公司 网站ICP备案:苏ICP备12020793号-1